第247章 张一梅的直播基地【1 / 2】

张一梅早就挪窝了,在一个新小区租了一套两居室。

这女人遭到背叛后,不说性情大变,但有些观念变化确实很大。

虽然暂时买不起魔都的房子,但生活上却不肯亏了自己。

小区是近三年才建成的,两居屋的精装修房子,生活品质不算多少,但也绝对不差。

张一梅暂时不打算再找男人,属于独居,正好让景红秀住下。

不用住酒店了。

吃过晚饭,张一梅带着景红秀去看了看她的直播基地。

大仓库早变成了小洋房,一栋三层小楼,大部分是存放货物的仓库,小部分是宿舍和直播带货间,一共十几个男女主播,都是帅哥靓妹,还有各种助理人员和出货派单人员。

三楼各个直播间里熙熙攘攘,热闹之极。

景红秀看了个目不暇接,很是惊讶:“张姐,你这个花了不少钱吧?”

张一梅道:“花了三百多万吧!”

景红秀咂舌道:“你也不怕赔了啊?”

张一梅道:“现在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做生意哪有稳赚不赔的,要是怕赔本我就不出来做生意了,大不了赔了我再亲自上阵卖货还债呗!”

景红秀一边打量一边问:“现在你自己不卖货了吗?”

“不卖了。”

张一梅道:“江帆说的对,于其劳力,不如劳心,我一个人再能卖,又能卖多少,况且我这张脸也当不了网红,不如多培养几个网红给我卖货,就算分出去一部分利润,我赚的也只会更多,我现在只负责供应链搭建方面的工作,其他的都不怎么操心了,具体推销技巧和新人培养都找了专业团队来负责,这些我并不擅长,还是交给专业人员去做比较好。”

景红秀悄悄问:“你把这些网红培养出来,他们要是跑了咋办?”

张一梅冷笑道:“我又不是活雷峰,怎么能给人做嫁衣,我花钱培养他们,至少也得七年的经纪合约,而且所有账号都是我名下的公司的,怎么能让他们跑了?”

景红秀哦了声,问:“你现在一天能卖多少货?”

张一梅道:“现在不太行,培养的这些新人业务水平还不熟练,也没有多少流量,一个月的出货量还赶不上我请双子传媒拍广告的出货量,不过直播带货是个大趋势,以后肯定会比单纯的广告出货量大,过几天我准备找双子传媒借几个专业团队来给我的这些新人打造下人设,毕竟这方面他们才是专业的,反正有江土豪的关系,不用白不用。”

景红秀心里直赞叹,觉的张姐很厉害。

这个事她就干不来。

培养网红,让网红给自己打工,这才像个老板。

现在非是卖货时间,十几个男女主播正在直播间陪粉丝聊天,每个人跟前都架着十几部手机,显然是十几个平台同时直播,助理人员在旁边忙来忙去的。

景红秀问:“张姐,这么多人一个月工资得不少钱吧?”

张一梅道:“确实不少,一个月人工开支得四十多万,现在还在亏本,估计得半年才能盈利,我给了这些艺人和团队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时间达不到预定目标就走人,我都负债累累,欠着江帆八百万呢,可养不起没用的闲人。”

景红秀道:“不是五百万吗?”

张一梅道:“五百万哪够啊,后来又问他借了三百万!”

景红秀哦了声,觉的张姐神经真大条。

欠了这么多钱还能活的这么轻松自在。

换了自己,估计得天天晚上愁的睡不着觉。

张一梅带着她转了一圈,道:“现在的这些艺人还太嫩了,没有资源的扶持,吸引流量比较困难,我已经跟双子传媒谈好了,下星期请他们的几位当家花旦到我这里来做客,跟粉丝们互动,送点小礼物啥的,给我们引点流量,不然光靠我这些班底,引流实在太难。”

景红秀问:“你得给他们给钱吧?”

“不给!”

张一梅道:“双子传媒的那几位现在一般人请不起,我其实是想拿出一部分股份把双子传媒拉到我的战车上的,这样双子传媒成了我公司的股东,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借用他们的资源,不过到了江帆那被挡下了,不让双子传媒拿我股份,只让派人过来帮忙。”

景红秀又被惊讶到,还有这样的操作?

逾发觉的张姐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急公好义、一身正气的张姐了。

处处都是利益。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对她还是如以往那样。

还是那个让他信任的大姐姐。

江帆见到景红秀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

有一阵没见了,这姑娘逾发清丽脱俗,她穿了一条浅蓝色短袖和黑色阔腿裤,显的有些成熟,满满的都市女孩气息,眼神还是那么的干净,仿佛初心依旧,不曾被社会浸染。

依然还是那个独立坚强,不曾向现实弯腰低头的姑娘。

这是一家中原菜馆。

景红秀请江帆吃饭,专门找了家中原菜馆。

没有包厢,两人占了一个卡座。

江帆上下打量,越看越觉的这姑娘很难得,实在想不通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养出心灵这么干净的女孩,污浊横流的大环境,心灵亦被浸染,现在这年头,很少能见过心灵这么干净的女孩了,哪怕是民风相对纯朴的农村,也很难守住心灵的净土。

景红秀被他看的有点不好意思,拿起筷子让他:“江哥,你吃菜!”

江帆嗯了一声,拿起筷子一边夹菜,一边问道:“快餐店不忙了?”

景红秀说:“还行,不是太忙!”

江帆又问:“你那几个亲戚呢?”

景红秀道:“我让他们回家了。”

江帆笑道:“没少挨骂吧?”

景红秀就有点黯然,道:“老家亲戚都说我翻脸不认人。”

江帆点头,这是必然的,只挑别人的毛病,却不检视自己的问题,这是人性,看透这一点并不难,但想处理好却不容易,需要阅历和手段,景红秀毕竟还太年轻。

二十一岁的小姑娘,能有多少处事的手段。

即使当了老板,也还有好长的一段路要走。

江帆又问:“回过家吗?”

景红秀道:“回了一趟,这次就是从家里过来的。”

江帆就问:“家里咋样?”

景红露出个笑容,是那种很暖的笑容,说:“都挺好的,大妹是我们市高中第一,应该能上清华,二妹差点,年级第二,应该也能考个重点大学,小弟贪玩,不好好学习!”

说到后来,有点愁眉苦脸了。

江帆莞尔,又不禁唏嘘一下。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这姑娘家里虽然穷,但只要人争气就比什么都强。

金山银山,也未必能换来子女成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