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幸福来得太突然了【1 / 2】

话都被聊死了。

高睿斯的眼神仿佛有杀气,面罩寒霜,瞪了李唐一眼,再也没有废话。

别人都拒绝的这么干脆了,他要还继续腆着脸纠缠下去,那就显得自己很掉价。

这也不是他一贯的作风。

高高在上,颐指气使,本身就是他的风格。

不是他故意表现得高人一等,而是别人总会不自觉的把他烘托成那样子。

毕竟是比和比拓的首席执行官,谁见了不都得自觉低下头呢?

“卢,龙!”他的目光越过了李唐,看向了卢晨义和龙伏渊。

这两个人,他很熟悉,合作了很多年了。

铁矿石生产商,谁都无法忽视这两尊大佛。

卢晨义面带微笑,握了一下手:“初来乍到,承蒙关照。”

龙伏渊也是握了一下手。

简单交谈了几句之后,他们就跟上李唐的脚步,径直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大家眼看双方的火花消散,也就变得意兴阑珊,各自喝酒,或者闲聊,也不再继续关注李唐这个新晋富豪。

在场之人,非富即贵,也都有自己的傲气。

“李!”扎克利看到李唐走过来,迎了上来。

他以为李唐是专门过来跟他打招呼的。

双方可以说是合作共赢,连赢矿业在西奥州政府这里,获得了很多的帮助,可以说是很多审批工作一路开绿灯。

而州政府这边,也希望连赢矿业能够真正成功的开发矿山,增加就业和税收。

现在的形势,很显然双方都很满意。

“州长先生!”李唐跟对方闲聊了起来。

聊聊连赢矿业的话题,不过,他看到后面那位发福的中年大妈站着百无聊赖,似乎有转身离开的意思。

他连忙致歉:“州长先生,不好意思,一会再跟你叙旧。我这边碰到了一位详尽很晚的故人,所以失陪一下。”

“请随意。”扎克利礼貌的带着自己的夫人走向一旁。

李唐径直走到了姬娜的面前,端起酒杯:“姬娜小姐,有幸能跟你共饮一杯吗?”

姬娜都懵逼了,这人怎么回事?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材,凸起的肚皮阻碍了视线,看不到下半身。

记得怀孕的时候,独自也没现在这么大。

现在的她,可不是怀孕状态,仅仅是发福了而已。

这位年轻的富豪,对女性的审美标准看起来跟别人不太一样。

她轻轻地把散落在额前的头发捋到耳后,笑盈盈道:“你真是连赢矿业幕后老板?”

“我是连赢矿业的最大股东,至于所谓的幕后老板,这个名词,听起来并不太善意。”

李唐谦虚了一句,也不废话,直言道:“如果不介意的话,能请你坐下来,聊几句吗?”

“好啊。”

姬娜有过一段婚姻,也有自己的孩子,但现在已经离异了,不过有男朋友。

她不介意尝试一段跨国感情,于是扭动着腰肢,走向了旁边的雅座。

只是,李唐这边,人多势众,看起来不是独处的意思。

他也不废话,先说说自己这边人的想法:“我们了解到你们汉考克勘探公司已经获得胜诉,即将收回霍普铁矿的所有股权。”

“哦是的。”姬娜心想原来是谈合作的。

“霍普铁矿开发潜力巨大,这是毋庸置疑的。”

李唐指向了旁边的卢晨义和龙伏渊:“他们二位,分别是海港钢铁和堂山钢铁的总经理。”

不用过多介绍海港钢铁和堂山钢铁,在铁矿石贸易领域,这就是如雷贯耳的名字。

就像是矗立在东方大地上的两座大山。

姬娜顿时肃然起敬:“我们公司最近还在研讨,学习连赢矿业,前往华夏,寻求跟你们两家伟大的钢铁企业展开合作。你们今天能到这边来,这真是不远千里来相会。”

铁矿市场的繁荣,正是趁势起飞的最好时间点。

汉考克勘探公司拥有多个储量惊人品位非常高的铁矿山,最近也是在大力推进铁矿山建设的计划。

卢晨义也不废话,直接问道:“你们霍普铁矿是否在寻求合作人?”

“是的。”

姬娜虽然点头,但是却微微皱眉:“你们大概没有去那里看过,对那里的地理情况不了解。霍普铁矿处在立拓和比和比拓两座铁矿区域的中间,成了夹心饼干。我们想要把铁矿石开发出来,运输出去,必然要经过他们的矿区。”

“这样啊。”卢晨义点点头。

“霍普铁矿想要运输到港口,最好的途径就是修建一条铁路,连接到北边的立拓的铁路运输系统,这样一来,我们将能够节省很多的基础设施建设,同时能够非常便利的把铁矿石运送到黑兰德港。”

姬娜不自觉的抬头,扫了一圈,看到了不远处的阿尔巴。

他们刚刚还谈论过这个事情,对双方来说,这又是一项重要的合作议题。

汉考克勘探公司和立拓集团已经合作了几十年了,立拓旗下最重要的铁矿山哈莫里铁矿,矿权本身是属于汉考克勘探公司,他们只有特许经营权。

双方知己知彼,展开合作,也是顺理成章。

对于他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把昆巴公司手里的50%股份顺利收回来。

不远处,阿尔巴也抬头看向这边,对上了姬娜的视线,微微点了点头。

他刚才看到高睿斯和李唐的交锋,看到高睿斯吃瘪,心里还有点暗爽。

现在突然看到李唐跟姬娜碰头,看起来聊得挺投机,多是有些警惕起来。

他们在聊什么?

是不是涉及霍普铁矿?

还是汉考克勘探公司旗下的其他矿山?

“阿尔巴先生,我们这边的勘探团队,非常专业,也对弗雷泽岭地区的地质情况非常了解,尤其是金矿相关的内容,没有人比我们更加出色了!”

朗布尔资源公司的凯洛尔,终于找到了机会,跟阿尔巴谈话,正滔滔不绝的介绍着自己的项目:“在特罗皮卡那金矿勘探区域的外围,一定还会有遗漏的矿床!我们做过地表的工作,化探结果很支持我们的观点……”

他的嘴巴,就像是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顿。

阿尔巴看起来心不在焉,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凯洛尔瞬间明白了阿尔巴的态度的,对方对他的项目根本没有兴趣。

除非他们已经发现了数百吨,上千吨的金矿,要不然根本入不了立拓的发言。

立拓这样的大企业,宁愿话十亿奥元去购买一个已探明储量的矿床。

也不会舍得花一千万奥元去投资一个希望。

这就是大企业的投资观念。

他有些气馁,肚子里还有很多话想说,想要尽力说服对方,但情况就是如此,说再多也没用了。

他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又有些不甘的顺着阿尔巴的目光,看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迎面,正好看到了那位万众瞩目的连赢矿业的幕后老板。

作为勘探领域的探险家,谁不想成为李唐那样的人呢?

连赢矿业这种异军突起的企业,那就是所有人的梦想!

他们经营朗布尔资源公司,在深山里面寻找金矿,最终目的,不正是想要寻找到一个大矿,然后换来大笔的财富!

作为地质勘探人,不得不说,那个华夏人,真的是他们行业的天花板!

甚至已经成为许多人追赶的偶像。

但是,谁又能追赶上那个华夏人的成就?

塔勒戈铜金矿、鹅卵石项目、西门杜铁矿等等,任何一个,都是他们可望不可即的梦想!

他看着李唐,眼眸里,倒影的是羡慕和嫉妒。

李唐没在意其他方向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心里在琢磨着姬娜的话,“你们已经达成了合作协议?”

姬娜摇了摇头:“没有达成协议,不过这事不会有什么意外。我们跟立拓合作开发霍普铁矿,现在就差跟昆巴公司谈妥股权转让的事情了。”

“这也算是天作之合了。”

李唐有些失望。

这个项目,看来自己还是欠缺一些调查了解。

卢晨义拍了拍李唐的肩膀,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没关系,咱们以后有机会合作的。”

姬娜也不知道李唐、卢晨义等人主动找她,到底有几分诚意,不过还是知道海港钢铁和堂山钢铁的江湖地位。

他们很想效仿连赢矿业的崛起模式,先把铁矿石卖出去,然后再融资,那样会更加顺畅。

显然能跟海港钢铁和堂山钢铁合作,那是他们希望看到的事情。

“我们除了霍普铁矿之外,目前已经在制定计划,下一步也会寻求开发罗伊铁矿的可能性。”

“罗伊铁矿?”卢晨义有些迷糊。

今天陪同李唐过来,真就是对李唐完全信任,对汉考克勘探公司真就没有太深入的了解。

李唐一听这话,顿时提起了精神。

罗伊铁矿,那可是闻名天下的铁矿!

可以说是奥国最大的单体矿山!

而且这个矿山的建设,正是在华夏对铁矿石最急缺的时候,铁矿石价格持续暴涨多年。

那个时候,各家钢铁企业,都被立拓、比和比拓和咸水海谷这三家贪婪地铁矿石生产商压榨的很严重。

大家急缺更多的竞争者,用来抗衡三大铁矿巨头的垄断地位。

于是罗伊铁矿的建设,顺利从华夏的多家银行,贷款融资了数十亿元!

那是一个疯狂地时代。

很快就会到来。

罗伊铁矿在建设之初,也寻求华夏钢铁企业的投资入股,但没人投钱,怕亏,不了解国外矿业环境。

于是普相制钢、呆湾钢铁等企业,给予了支持,获得了罗伊铁矿的股份。

等到大家反应过来,已是悔之晚矣。

“这是个好项目!”李唐直言道。

“哦?”卢晨义不知道李唐的这个评判依据来自于哪里。

“如果你们感兴趣,我们在制定了明确的开发方案后,会跟你们取得联系。”

姬娜现在也没法跟他们谈的太深入,毕竟汉考克勘探公司目前的重心,肯定是先把霍普铁矿开发出来。

跟立拓合作,利用立拓的基础设施,霍普铁矿的开发建设,显然更简单一些。

如果要开发罗伊铁矿,要自己建铁路,工期长,投入更大。

从优先级上来说,霍普铁矿肯定比罗伊铁矿更好。

但罗伊铁矿的铁矿储量,比霍普铁矿更大!

“如果你们有了罗伊铁矿的明确开发思路,一定来找我!”李唐先预约了一个名额。

铁矿投资,外来十数年,是一个闭着眼睛挣钱的买卖。

姬娜完全看不明白李唐的打算:“你们连赢矿业矿山建设正在进行,看起来也挺缺少资金的。你还有余力来参与我们的项目?”

“当然。”李唐手头没多少钱,但一点不心虚:“不仅仅是我,还有海港钢铁、堂山钢铁。”

“我们跟李唐是一伙的。”卢晨义丝毫不避嫌。

龙伏渊也赞同:“如果你希望跟我们谈合作,联系李唐,就能够联系到我们。当然了,你们也可以直接来找我。”

“原来如此。”

姬娜恍然反应过来。

难怪连赢矿业能够从无到有,发展到现在市值超过百亿奥元!

原来是背后有雄厚的资本撑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