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跟着谁干?【1 / 2】

斩了就是斩了,符睿根本没再给那小兵一个眼神,他面向众将士,吼道:“开城门!”

“出战!”

身边的梁成,第一时间就激动了起来,主动请战。

“将军,末将愿往!”

符睿斜了他一眼,十分不屑:“有本将军在,这一仗,梁将军就暂且歇歇。”

在梁成错愕的眼神中,符睿挺起了腰杆,他俯视着城墙下星星点点的火光。

那个方向,正是北府兵的营地。

无耻晋军,等着本将军来收拾你们吧!

………

静寂无声的夜里,已经在军帐中安歇的冠军将军谢玄却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从上床开始,他已经折腾了半个时辰,却无论如何也逼不出睡意。

隐隐之间,他竟感觉有一股莫名的杀气在襄阳附近涌动。

自从谢玄带兵来到襄阳城下,距今已经七日有余,除了一些小规模的刺探情报的活动,双方连一场正式的战役都没有打过。

在情报分析这一个领域来说,晋军长期处于弱势地位,襄阳城中心向大晋的人并不在少数。

然而,他们都是一些弱质乡民,最普通的百姓,不能指望他们能够穿透符睿的封锁,为北府兵传递消息。

相反,从城里混到城外,却是相当容易的事。

几乎每晚巡逻的士兵都会发现从襄阳城内顺墙而下的氐秦士兵,这些士兵并不是为了偷袭晋军而来,只是为了收集晋军的情报。

对于这些好像蚂蚁一般源源不断出现的氐秦士兵,北府兵能做的,不过是射杀,不停的举箭射杀而已。

但是,很明显的,虽然晋军很卖力,但仍然有漏网之鱼成功把情报送回城内。

这样的事实,令谢玄忧心不已。时间过得越久,他就越心急,符睿为何迟迟没有行动?

那么多的消息传回襄阳城,他居然还坐得住?

谢襄将剪落的烛花收起,看到谢玄还睁着眼睛,禁不住叹了口气。

“将军,都子时了,快快歇了吧。”

谢襄话音刚落,一抹白影就快步跑进了军帐,谢玄一个翻身就坐了起来。

“无忌,怎么回事?”

那匆匆赶来,终日里只穿白衣的男子,正是何无忌无疑。秦军迟迟没有动静,谢玄实在是放不下心,遂组织了北府兵中几个年富力强的军官昼夜观察襄阳城内的动静。

今晚正是轮到了何无忌。

何无忌气喘吁吁的答道:“禀将军,城楼上有动静!”

“秦军似乎要趁夜开战!”

那前一句是何无忌真真切切看到的,而这后一句,却是他根据现状推断的。

直到这时,何无忌才发现,早已安歇的谢玄,居然甲胄未除!

有了这个发现,何无忌顿时就激动了。

“果不其然,老夫就知道,今晚要出事!”

是疮就要化脓,是疖子都要爆,这不就来了吗?

………

何无忌以下,刘牢之、沈警等人悉数到位,襄阳城宏伟的城楼上,规矩站立,目视前方襄阳城上的哨兵,忽然左右快速移动,甚至包括久久未受重用的角楼也是一样。

襄阳城楼的角楼已经半残许久,但终究也还是有一半能使用,前些天两方休战,符睿也懒得看到这个伤心地,根本就没有在角楼上布置哨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