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二章 自天佑之【1 / 2】

巽国的宗室和离国可不一样,虽然目前有一点兄弟阋于墙的小问题,但现在太初殿中的老虎还没断气,依旧能镇得住场子。

这次他一下子调集了七个化神镇守兴业城,李凡再头铁再开挂,也不可能一路杀进宫里夺天书了,那就只能根据岑昏的情报,去九江的建昌侯府碰碰运气了。

正好他记得三年前在娄观塔门口被个肉瘤和尚暗算过一次,后来查到那和尚是叫人舍夺的,生前法号普善,不知出身,是中原来的金丹修士,就在巽国九江府铁佛寺挂单,正是建昌侯府的供奉。或许这次亲自去九江府,有司南导航,能够查到些蛛丝马迹,了结仇怨也不一定。

但李凡还不急着动身,毕竟还得把绑票的事情给处理一下。想不到这细作居然做到了大长秋的高位,在巽国的盟友还就是那全公主么……

不,其实细想来也对,罗酆的内间自然是奔着祸乱巽国朝政去的,怎么可能帮着正朔的太子?当然要挑唆鲁王这样图谋不轨的王子,纵容全璜这样骄纵跋扈的外戚,拉拢全公主这样胸大无脑的波咳咳奸佞才对嘛。

总之看的出来,两宫之争能闹起来,也是罗酆长期在幕后推波助澜的结果,这无间道玩得那是个晕头转向的。鲁王一党这些看起来就自带反派标签的蠢货,那肯定是想不到后宫之中还有前朝余孽的。

可你还别说,真要少了这种电视剧里常见的特别讨人厌,而且肯定没啥好下场的丑角当枪使。那躲在幕后的野心家做起事来,还确实不大方便的。

于是李凡同岑昏商量密谋了一番,商议怎么把长公主交到罗酆的人手里,好叫全家再欠一个大人情,或者给太子再扣一口大黑锅。

这小黄门年龄不大,却是个非常精明有胆识的,不像那种什么都要请示主子,不敢担责任的胆小鬼。他也不浪费时间,先就给了李凡一个腰牌作为信物,告诉了他几处城外的庄园,说是私下置办的田产,请李凡先将全公主送去任意一处安置。而岑昏自己则回宫里去禀告,等他主人发了话,就会安排后续的人接手。

巽国乱的越厉害也越适合李凡浑水摸鱼,于是他也依计划行事,连夜遁出城去,观察庄园情况。这些宅子应该是以防万一,用来藏人和逃跑的安全屋,确实地方还不错,依山傍水的,不仅方便脱身逃跑,还有灵脉可以安置法阵。

于是李凡就去枯井里,扛了棺材转移过来。根据北辰剑宗历代前辈和三垣斗智斗勇积累的丰富经验,只要绑票的头三天对方算不到人质的所在,那后头天机就浑沌不堪,神算子也很难看清了。这时候金主大部分会屈服,乖乖给钱,可以想法投书商量赎金的事了。

于是李凡也打开棺材盖瞅瞅,瞧瞧人质的精神状况咋样了。

结果棺材一开就是一股味,熏得李凡差点晕过去。他捂着鼻子探头一瞧,又用箫戳了戳,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肌肉都有点僵死了。再用神识一感应,得,就剩半口气了。

登时李凡就瀑布汗。

不是吧……你好歹一个金丹境界诶,怎么这么没用啊?想他一闭关起码三年起步,你这就关了三天就嗝屁了?还是他经验太浅,绑得太紧了?这尼玛给人质玩死了就乐子大了……

当下李凡也顾不得对方满身的脏污,赶紧给封条符咒捆仙索都扯了,塞了颗金丹给她续命,又是按摩又是人工呼吸又是心肺复苏,连掌心雷心脏电复律之术都用上了。

忙活了大半天,整得他也满头大汗的,才算把全公主从濒死线上捞回来,口鼻中逐渐有了呼吸。

汗,这血条也太脆了,得赶紧把这个烫手山芋给送走。

谁知等到第四天傍晚,李凡非但没有等到来接应的人手,反倒是等来了岑昏用飞鸽送来的密信。

信上说,再等两天。

原来这次国主召集四个化神修士入朝。为了避免两方势力失衡,特地找了两个偏向太子的,两个看好鲁王的。但问题是,那些成精的老鬼,深知国主猜忌的,怎么可能随意表态。还不是逢人就说,小伙子我看好你噢!

结果这下不仅没有起到震慑朝廷的作用,反而导致权利层的变动,给两党都增添了莫须有的底气,于是朝堂上的争执更加激烈,分庭抗礼,现场干仗!

先是全大都督上奏,说几天了还没收到赎金的要求,认为老婆失踪全是太子党安排,冒充北辰剑宗下手,想报复他弹劾顾默。

他不提顾默还好,一提太子那边也炸了锅了,纷纷指责顾默被罗酆的余孽刺杀,乃是鲁王在暗中使坏。现在依然没查到匪首,全璜却要抽掉人手去找他老婆,可哪有绑票不要赎金的?

而且宗正寺拿公主的玉牒卜算下来,居然推出了个‘自天佑之,吉无不利’来,这到底是什么鬼!哪有这么绑票的啊!这分明是鲁王党自导自演,实则为了妨碍追查刺杀顾默的真凶!

于是两党在朝堂上吵到群殴。

巽国主简直要一口老血吐出来了,想他机关算尽,制衡了大半辈子,把手下臣僚完美得分出水火不容的两派,自己居中裁判,稳坐钓鱼台,想不到这笔债临老了还要还回来。最后被逼得焦头烂额的,只好下诏斥责太子鲁王两个,严令他们在家读书,不得出宫结交大臣,说白了就是各打五十大板,一起禁足了事。

你说这鲁王被骂一顿也是该,谁叫他这么招摇,宴请党羽,害大姐给人绑票,害姐夫头戴绿帽的。可是这关太子毛线事啊?真是人在东宫坐,锅从天上来,于是太子一党更加不满了。而鲁王那边到现在也找不着全公主的影子,也不肯干休。

于是双方的矛盾反而更加激化,已经出现互派刺客,入府窥探,甚至打死人的情况了。

所以这种局势,岑昏的主子就觉得,那干脆再拖一拖好了,让他们打,都打死了最好。

虽然李凡是可以理解罗酆仙宫幸灾乐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情啦,可是这样耗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不仅耽误行程,而且让李凡在旁边干看着也是种灵魂的煎熬,这还是换个太监来守着比较适合啊……

这样又干熬了一天,入夜时候,李凡的神识之中,突然察觉到有许多修士接近,立刻掐了个归虚隐身符,贴到长公主额头上,随后遁身潜入地下。

岑昏说过,如果派人来接会先送信,而且从他们的队形看,更像是在搜索而非潜袭,这些多半不是罗酆的人。

想不到都第五天了,居然还有人能算到公主的下落?是因为之前急救她的时候动静太大,叫人给算到了么?还是岑昏那边真的跳反了?罢了,先除掉这批人,然后再把人转移回枯井里就是了……

于是李凡遁地潜到来人的脚下,侦察了一番,来的是四个金丹境的修士,但都黑衣蒙面,看来不是白道上的,修行的也不是仙宫的垃圾假金丹,全都是正经仙道功法。一时还瞧不出底细,但感觉起来和墨竹山的散修差不多。

最明显的是,在李凡潜近了,用神识扫查他们的时候,四个人猛然警觉,瞬间移形换位,背靠背,两两一组,摸出符咒,祭起法宝,全神戒备,显然是有所感应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