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求驸马造反【1 / 2】

看来皇帝早已不信他了。

“我父皇着实狠心,我想若是他当面问你要权势,想来王爷你不会不给的,可我父皇竟然断了你的后,又想杀你。”

虞晚舟很是难过的垂眸,微微一叹,“他这样的狠毒,我年幼的时候就已经见过三回了。”

一回是策家,一回是虞家,还有一回,就是她的母后。

当年的事情究竟如何,岭南王最是清楚不过,毕竟他同皇帝站在一边,当年也参与了。

岭南王站在虞晚舟的面前,静默了半响,再次开口时,态度倒是软下来不少。

愧疚?

还是后悔?

都已经太迟了。

“你如今身子重,就好好留在太后这里安心养胎。”

岭南王从她偏殿走出来的时候,神色颇重。

偏殿的门掩出了一条缝,虞晚舟隐在暗处,盯着他步履阑珊的背影,绯色的红唇微微扬起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弧度。

这么些年,岭南王每一次见到太后,都是挺直了身板。

这是他第一次跪太后,就跪在那石阶之下,满西殿的宫人都瞧见了。

他这一跪,震的栖息在老树上的鸦雀都扑闪着翅膀,盘旋在上方,呱噪的叫着。

老王爷低下了头,太后自是没有为难他。

太后给他指了一条明路,让他扮作宫人的模样,推着泔水出了宫。

而岭南王来时乘坐的马车也早就被太后的人处理干净了。

岭南王安然地出了宫。

他站在宫墙旁,仰头看着黄昏的余晖,一抹血红的晚霞映入了他的眼底,如火似血。

火光照亮了海平面的一方。

颀长的男子负手立在礁石上,一只飞鹰在他的头上盘旋了几圈,而后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飞鹰的爪子上绑着一个小竹筒。

策宸凨从这个竹筒里拿出了一张密信。

是石渊的字迹,上头寥寥几笔。

“岭南王丧子兵变,连夜出城。”

岭南王手底下的兵,至多也就三千人。

他想要为自己的儿子报仇,要么和白玉部落联盟,要么找海寇联盟。

白玉部落上一任首领死后,整个部落至今都没有恢复如初的兵力,海寇是岭南王唯一的选择。

所谓兵贵神速,在策宸凨收到密信的第三日晚上,岭南王和他的三千精锐将士就已经在了边塞小城外头。

岭南王这三日压根就没有睡过。

除了赶路,他还在筹谋着如何和海寇联盟,又如何同策宸凨周旋。

上一个密谋造反的是二皇子,就埋在了这片黄土之下。

岭南王想起了虞晚舟,有她在皇宫,策宸凨未必会反。

这就是皇帝当初要接她入宫的目的。

变相软禁了虞晚舟,就能控制住策宸凨。

想来,二皇子司凌会死在这里,也是因为他猜错了策宸凨。

看来,策宸凨很是看重虞晚舟。

岭南王思量了一路,在城外见到策宸凨的第一句话就是,“公主被皇帝关押在密室,危在旦夕。”

闻言,冷峻的男子敛着淡漠的眉眼,似乎是在度量他话中的真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