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提线木偶【1 / 2】

男人见到沈流萤手上有血迹,有些诧异道:“你受伤了?”

沈流萤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手,刚刚被小栾咬了一口,她不在意道:“没事。”

这点儿小伤不必放在心上,她左右也不怕伤口有毒,现在找到幕后之人所在才是要紧的。

想到那只赤心蛊,沈流萤道:“赤心蛊死了,下蛊的人一定也知道了,我们要快一些了。”

她走到树下,小栾被她用银针封住了穴道,此刻正陷入昏睡。

两条胳膊拉耸着,沈流萤帮他将那脱臼的胳膊给恢复原状,然后细心的给他把起了脉。

奇怪的是从脉象上来看,小栾不像是中毒的迹象,但他手上那些无故长出的黑色鳞片却不是那么简单,天蚕丝割伤的痕迹已经完全不见了。

在沈流萤的细细辨认之下,能看到鳞片下有一些细嫩的刚刚长出的鳞片,是这些鳞片修复了伤口吗?

她又捏开小栾的嘴,被镯子震掉的牙齿此刻也重新长出了一个小尖堆,这具身体的恢复能力太强了。

一时半会儿,沈流萤没办法给小栾做更详细的检查,也不知道小栾中的是什么毒,或许非得去那道观中才能知晓这东西是什么。

她开始查看小栾身上的蛊虫,控制蛊虫的办法有很多,听音而动是最寻常的。

想到小栾那木然的眼神,机械的动作,沈流萤扒开小栾的衣服,果然在他的胸口处见到了一团黑气在心脏的位置缓缓蠕动。

男人探头过来看见这个景象,自被那赤心蛊炸了个满身花后,他也算是涨了点儿见识,见到这也只是问道:“这是什么蛊?”

沈流萤淡淡道:“傀儡蛊,像提线木偶一样,任人摆布。”

“这个不会炸吧?”

沈流萤瞥他一眼,不做回答。

男人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识趣儿的不说话了。

沈流萤袖子里那只蛊王闻到了蛊虫的味道,又不安分了,但因着沈流萤才训过它,它这回倒没有上去就一口将蛊虫给吞了,而是小心翼翼的从沈流萤袖口中探了出来。

它一靠近,藏在小栾胸口的傀儡蛊就害怕起来,蠕动的速度也变快了。

沈流萤抬眼去看小栾,见他在昏睡中依旧将眉头皱了起来,想来傀儡蛊的乱窜让他也不太好受。

“回去!”沈流萤轻拍了一下蛊王的小脑袋,“这个不是能吃的!”

小蛊王呜咽一声就被沈流萤按回了藏书阁里。

没有了蛊王的威胁,小栾身上的傀儡蛊渐渐安静下来,小栾的眉头也松开了。

但也因为傀儡蛊被这么一吓,沈流萤忽然有了个主意,她将封着小栾身上几处大穴的银针拔了出来,只留下最后一处。

依照小栾目前的恢复能力,他的血液流动速度要比正常人快得多,相信很快就能自己冲破她的银针,醒过来。

沈流萤翻身躲到树上,男人跟在她身后一脸好奇的看着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