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我是你刘爸爸【1 / 1】

秦朗离开后没多久,许伟俊也找了个借口坚持离开,出了小区,他给发小打了个电话过去。“润,帮我查一个人,我要知道他的一切。”

“我说伟俊,你回来也不跟我打声招呼,这一打招呼就让我帮你起谁的底。你这发小,真真够可以的。”云城安保集团的公子哥曾润,开玩笑的抱怨几句。

在车里的许伟俊,面目狰狞,跟刚才那彬彬有礼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他叫秦朗,听他说跟那叶子轩有些过节,这货特么的敢坏小爷的好事。所以,你懂得!”

“最坏的结果是弄死还是弄残?”发小被欺负了,曾润当然是全力以赴替发小找回场子。

“先起起他的底,然后我看看怎么报复更适合。”许伟俊心里多少有些顾忌,在不明对方底蕴之前,他还是不敢贸然行事。万一真踢到铁板,到时更丢面子,没准还真如那货说的一样,永远留在云城。

曾润听到发小如此小心谨慎,也意识到对方可能有些来头。“行,等我好消息。”

挂了线后,他翻了翻通讯录,他跟云城第一纨绔叶子轩没有多少交际,说白了是人家看不起他们这种段位的人,不屑为伍。于是他找到了赵磊的号码,之前喝过几次酒,赛过几回车,勉强算说得上话。“喂,磊哥,我是曾润,还记得不?”

做完整容手术脸上绷带还没有拆除的赵磊,想了有那么一会儿,算是记起了那么一个人。“安保集团的小润?”

“哈哈,没错没错,磊哥真是好记性。”曾润道:“磊哥,在哪呢,要不出来坐坐?”

赵磊在兵门医院都快闷出忧郁症来了,酒,莫得喝,妹子,莫得耍。一想到这些都是拜那姓秦的所赐,心中的怨气又长了几分。“坐个屁,在总部拉练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给整伤了,现在还躺着呢!有事?”

曾润说道:“额……是有那么一点事。我发小,就是医术不错的那个,上回你也见过的。他啊,今天才从国外回来,结果女朋友被人挖走了,而挖他墙角的人叫秦朗。听我发,秦朗跟轩少有梁子,我想跟你打听打听,这个叫秦朗的,有啥来头?”

“次奥!”一听到秦朗这两个字,赵磊的肾上腺素立即爆表。“有个屁的来头,就是个从山卡拉里出来的人,比一般人敢玩命而已。怎么,你们想对付他?”

曾润心里有谱后,道:“对付肯定要对付的,大军未到粮草先行嘛!得了解了解他的情况,然后再整个完美的计划,让他明白明白,这年头不是敢玩命就能随便挖别人墙角的。既然挖了别人的墙角,就得有被人废掉手跟篮子的准备。谢了哈磊哥,有空出来聚聚。”

就在曾润要挂电话的时候,赵磊急忙说道:“等等,这种事情怎么能少得了我,轩少也是被他挖了墙角,虽然轩少不屑跟这种人动手,但我们这些当小弟的,再没眼力界也要知道替大哥分忧。我这里有他的详细资料,详细到他在云城有几个亲人几个朋友。根据这几天我的琢磨,得从侧面动手,那样他才不会有准备,不然他有准备的话,是真敢搂火的。咱们都是玉石,没必要跟这种泥腿子死磕是不。”

“还是磊哥想得周到,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晚上九点,曾润带着一帮子人来到朝歌夜总会,点名要谢牡丹看他们的房。

很快楼面主管上报了这事,因为林强有跟场子里所有的员工说了,谢牡丹是他兄弟的老乡,不得被欺负,不然就是打他林强的脸。

看场子的,靠的就是大家相互面子,如果对方不给面子,他会很没面子。

没面子怎么办?

当然是把面子争回来!

很快,林强来到包厢内,手里还提着一瓶真酒。“哟,什么风把曾少给吹来了,真是蓬荜生辉啊!小谢,你出去,叫玉珠过来看。”

谢牡丹虽然不知道啥情况,但强哥这时候突然出现在这里,还隐晦让她别看这间房,多少能猜到这些人肯定不是好鸟。

“小爷就要你看我的房间,林强,特么的你算老几,用得着你来给小爷安排?”曾润拿起骰盅砸过去,“就问你一句,是不是要赛脸?”

瞬间,曾润带来的十几个人站了起来,他们都是安保集团诸多安保人员中挑选出来的能手,年龄不算大,刚退下来,综合体能还在巅峰状态。干架的话,一个人干三五个混子那是小菜一碟。

“曾少咋就突然来火了呢?”林强跟孙子一样苟着赔罪,“她是我……”

“就算是尼玛,今儿也得陪劳资耍。不服气,你尽管摇人,能摇多少是你本事!”干群架,曾润从来没怕过谁,因为他安保集团名下的在职员工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而且是随叫随到。

一般人,谁能摇到这么多人是不!

所以,他有狂妄的本钱。

要不是弄不过对方,林强早就砸酒让人进来了,门口,整个场子的二三十号内保都在候命呢!既然苟着没用,他也不苟了。“曾少,就算不给我面子,多少也给点面子辉哥吧!他可是跟你是朋友。”

“烂命辉?他算个几吧,就一老混子,劳资给他脸叫他一声辉子,不给他脸,他就是个辣鸡。行,你尽管叫他过来,他要是敢在劳资面前赛脸,照样一块收拾。”曾润给跟班一个眼神,示意去把谢牡丹抓过来。“劳资现场给你表演小电影,你要是忍不住,一块来,我没意见。”

“救命啊……强哥救我!”谢牡丹人刚跑到门口就被几个人扯了回去,手机也掉在地上。

曾润的一个跟班捡起手机,“次奥,这小婊砸不知道给谁打电话。”

“拿过来。”曾润嘴角上扬,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拿过手机,放在耳边。道,就秦朗?”

“秦朗是你大爷,我是你刘爸爸。狗篮子,你要是敢碰我嫂子一下,明天你全家上头条。”刘背这也是听风就是雨的狗篮子,听他舅说这谢母鸡跟大朗舅有半炮的交情,所以就认定是他大朗舅的女人之一。

“是吗?那我等着你,要快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