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废物的生活【1 / 2】

李钦载也不知道为何自己嘴里会莫名其妙冒出“面膜”这个词儿。

人类为了免遭皮肉之苦,急中生智之下脱口而出的任何词儿都是智慧的结晶。

李思文很生气,他也不知道为何生气,只是看到这个不肖子就生气,不需要理由。

“胡说八道个甚,给我滚出去!”李思文怒道。

李钦载如蒙大赦,急忙乖巧地转身。

李勣却叫住了他,眼带笑意饶有兴致地道:“何谓‘面膜’?”

李钦载小心看了李思文一眼,低声道:“孙儿胡言乱语,怕莫是癔症了,爷爷莫当真。”

李勣大笑道:“如今从你嘴里冒出来的话,老夫可不会以为是癔症,有所言必有所思,此处没外人,说说吧。”

李钦载只好道:“面膜……是一种敷在脸上的东西,可为女子专用,女子天生珍爱容貌,面膜可为脸孔补水,祛斑,除皱……”

李思文不耐烦地道:“孽子啰嗦个没完,又言之无物,你能说得明白点吗?”

“简单点说,这东西能卖钱,能卖不少钱。”

李思文面若寒霜:“孽子无状!不思报效君上家国,整日弄这些奇淫巧技之物……”

李钦载小心道:“报效君上的事孩儿也做过呀,神臂弓,父亲可记得?”

李思文一滞,接着恨恨怒哼,扭过头不理他。

李勣却不以为意,笑道:“无妨,能有奇思便是好事,钦载说说,为何突然想到造这个,嗯,面膜?”

李钦载闻言幽怨地瞥了李思文一眼。

我堂堂爵三代,官三代,富三代,在正应该领着狗腿子满世界为非作歹调戏良家妇女的美好年纪,你却断了我的零花钱。

再不弄点小发明小创造出来,连家里的小保健都消费不起了。

所以,为什么发明面膜?

李钦载叹了口气,幽幽道:“当然是因为穷……”

这个答案显然有点上头,李勣和李思文猝不及防地咳嗽起来。

咳了片刻,李勣望向李思文:“你断了钦载的零用月钱?”

李思文毫无愧疚,冷冷道:“断了。”

李勣失笑:“难怪要造什么面膜,原来竟是狗急跳墙了……”

李钦载欲言又止,很想提醒老头儿,在直系血脉亲人面前,最好不要把他比喻成别的动物,基因遗传知识了解一下……

李勣挥了挥手:“有甚新奇东西尽管弄吧,莫给家里惹祸就好。”

李钦载犹豫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垂头应是。

内心对李勣安排的亲事还是有些抵触,这些日子相处,李钦载发现李勣其实是个挺和善的老头儿。

大唐军方第一名将,军中威望自是无人出其右。

但一个人的威严不是随时随地都散发出来的,虎躯一震王八之气乱飙什么的,王八之气没那么多,用一点少一点,李勣大概懂得这个道理,用得很节省。

大部分时候李勣还是很随和的,所以李钦载有胆子跟李勣提退婚的事,大不了被骂出去。

可今日亲爹也在。

亲爹就不同了,他不但不懂节省王八之气,也不懂得节省体力。一言不合就抄家伙揍,有他在场,李钦载提退婚多半没什么好下场。

暗暗决定下次找个单独的机会跟李勣提,李钦载识趣地告退。

………

李钦载回卧房继续补觉,一觉醒来已是清晨。

不知为何,今日醒来后,李钦载觉得自己的精气神竟跟以往不同。

怎么说呢,很松快,仿佛解决了久积于心底的心事,一夜之间压力尽卸。

李钦载开始有些奇怪,后来又想明白了。

穿越过来后,面对的流徙危机解决了,郑家也被报复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